进攻足球宣告死亡?穆帅对贝尔萨五战全胜 恐怖18-2!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体育文化

3比0,热刺用一种很穆里尼奥的方式,赢得了比赛。

热刺踢得很有效率,他们在前场三十米的高位逼抢,是促成胜利的关键;利兹联一如既往地赢得了场面与控球(全场控球率高达64%),却没能赢下比赛。而令更多人跌破眼睛的是,在过往两人职业生涯中的5场对决,穆里尼奥不仅保持全胜战绩,总比分竟然达到了令人惊讶的18-2。

赛前许多人将这场比赛描述为“攻防大战”,即最崇尚进攻的利兹联,对抗最注重防守的热刺。但事实并非如此——从比分上就能看出端倪。

著名足球音频节目《区域防守》(Zonal Marking)就“穆里尼奥是否属于防守型教练”这一命题做过一期节目,得出的结论是:不,相反,他是一名进攻型教练。

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在大部分人眼里,穆里尼奥身上的标签就是“摆大巴”和“防守反击”?

——1——

大约两周前,克洛普给出过解释:因为大部分人从报纸上看球。在他看来,穆里尼奥球队的进攻同样从后场开始传导,因此他们并不只擅长防守反击。

贝尔萨的看法与德国人相似,他从不掩饰自己对穆里尼奥的理解:人们总觉得成功是来源于一种风格或另一种风格,这并不公平。没有任何一位教练会告诉你某种风格比胜利更重要,相反他们可能会说,以某种风格的足球比赛会让你更加接近胜利。

当然,穆里尼奥执教的球队历来都和他个人一样,具有极强迷惑性。正如他热衷于使用反讽和暗喻来表达自己的意见,他的球队也总因为防守太好,而掩盖了自己的进攻强势——本赛季迄今为止,热刺队的失球数排名联赛倒数第二,他们本场对手利兹联则排名正数第二。

当然也有一种解释,即足球世界已经习惯了将穆里尼奥放在贝尔萨对立面,正如以往所有时代一样。

很少人注意到,其实穆里尼奥和贝尔萨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开启执教生涯:1990年。那一年,穆里尼奥开始在葡萄牙塞图巴尔俱乐部担任助理教练;同一年,贝尔萨也在阿根廷纽维尔老男孩队开始了自己第一份教练工作。大约20年后,穆里尼奥用一支控球率仅为33%的国际米兰赢下了欧冠;也几乎在同一时间,以贝尔萨为代表的进攻型高位压迫开始走上主流舞台。

2021年是两人执教生涯的第31个年头,在日新月异的足球世界,30年已经足够漫长。穿越时间线,回看历史,你会发现30年几乎是一个循环。

——2——

上世纪60年代初,“链式防守”(Catenaccio)风靡整个时代。时至今日,链式防守仍被视为所有防守阵型的鼻祖。70年代初,这堵牢固的防守之墙被荷兰人的全攻全守摧毁。

70年代末,初代全攻全守又被以特拉帕托尼为代表的“意大利游戏”所终结。何谓“意大利游戏” (Gioco all’Italiana),其实这是一种高强度的防守反击战术:将足球场切分为几块,给场上除门将外的9名球员分配一块特定防守区域。那么剩下那名球员去哪里了?他就是场上唯一一个拥有自主进攻活动区域的Trequartista,即9号半——他是球队由守转攻的发起点;扑灭这种战术最直接的方法,就是派重兵掐断9号半与其他球员的联系。而这也是下一个十年,战术大师阿里戈·萨基所重新演绎的高位压迫之起点。

不用细度足球战术演变史,你就能清晰地发现这种反复的规律:一套积极主动的进攻战术诞生,开始赢得比赛,不久之后会迅速得到传播。而之后,就会有改革家用一套相对应的被动战术,进行反抗——继而重复。这种“防守——进攻——防守——进攻”的螺旋上升,一直持续到2008年左右才被逐渐打破。那一年发生了什么?瓜迪奥拉在巴塞罗那开创了一个升级版的全攻全守——而这套战术的代表人物之一,就是今晚3球负于热刺的利兹联主帅贝尔萨。

时间已经过去12年,按照以往的规律来推算,此时的全攻全守照理应日渐式微,取而代之的被动防守逐渐上位。但现实却并非如此,目前的世界主流联赛中,几乎没有球队的策略是基于被动防守,他们都以踢出贝尔萨式、瓜迪奥拉式或克洛普式的进攻型高位压迫为目标,全攻全守可谓一统天下。

在以往任何时代,热刺对阵利兹联,都将会是一场截然不同的比赛:一支伸入前场、一心向前,一支稳居后场、步步后撤。但这样的情况今天晚上并没有发生,热刺在前场三十米的高位压迫,甚至比利兹联做得更出色。

贝尔萨的进攻型压迫得以保留,他们还不断自我演变,自我进化。以至于本应站在利兹联对立面的热刺也在无球阶段,频繁使用着进攻型高位压迫。

历史循环在今晚被打破,穆里尼奥和贝尔萨就像曾经的范加尔与克鲁伊夫一样,用不同方式演绎着同一种足球思想。

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有几个。首先从纯战术性出发,进攻足球依靠更多想象力,和更多解决思路。相比之下,防守足球则显得较为狭隘,通常更多依靠一种战术。比赛速度和节奏越来越快,光靠一种战术不可能守住平局和赢得比赛;其次,球员的训练和培养方式也在这12年时间中出现了变化。足球运动员较之以往,更高、更强、更快,个人技术也较之以往有了明显提升,此外比赛的场地条件也较之以往改善许多——这是确保比赛流畅度和进攻型的关键。

用穆里尼奥的话来说,后卫也已经不再按照过去那套方法来培养。在他看来,如今已经不可能将比赛部署全部寄希望于一条后防线。瓜迪奥拉也曾表示,如今的足球防线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不堪重负——这12年间层出不穷的一系列欧冠逆转就是最明显的证据——瓜迪奥拉本身就曾是受害者之一。

——3——

过去12年,顶级足球由tiki-taka开始,又由gegenpressing首尾,意味着控球率是美丽足球的充分非必要条件,无球跑动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被动状态。最现代化的球队如今在上抢和回防之间来回切换:高位压迫以创造机会,后撤回防进行喘息,然后再度高位压迫。穆里尼奥的热刺和贝尔萨的利兹联均是如此。

这12年,进攻型高位压迫就像一颗万能种子,在不同的土壤中生长出形态各异的美丽花朵。2014年,拜仁前主帅海因克斯让离球最近的球员去实行压迫,身边队友则分别盯死潜在的接球人,完成前场一对一防守;2017年的瓜迪奥拉,则通过布置球员站位,运用整体空间来阻断持球人和潜在接球人之间的传球线路;2019年的克洛普,一旦对手拿球,就发动群狼围剿持球人。2020年,弗利克在拜仁找到了跑动+逼抢与控场之间的最佳平衡点。上赛季,拜仁每完成一次抢断前,对手仅完成8次传球。

诚然,实施高位压迫需要执行力、体能储备和战术素养,但就连贝尔萨也承认,通常将这种打法演绎到极致的,都不是纸面实力最强,或球员技术最精良的超级强队。

这道理其实不难解释:纸面实力最强的球队,通常有能力打出短传渗透,从后场开始传导,并逐渐积攒攻势。况且,顶级球队的顶级球星,通常都有属于天才的慵懒和自命不凡,不愿让体能过多掩盖自己的才华。

上赛季的西甲,巴塞罗那是联赛中向前传球距离最短的球队;在德甲,这份荣誉归属冠军拜仁慕尼黑;尤文图斯,在意甲联赛中牢牢把持着这一数据优势;在法甲,是巴黎圣日耳曼;而在形势最错综复杂的英超,这项数据属于曼城,而非上赛季冠军利物浦。

本赛季的英超,这项数据竟然是由联赛排名11的利兹联把持!难以置信的同时,也间接解释了为何利兹联失球如此之多。

“英超集中了多达40名世界级锋线球员,而且我们的防守体系很大程度上需要我们进行长时间的高强度压迫,毕竟我们是一支从后场开始进行传导渗透的球队。”贝尔萨自我总结道。

从后场开始传导有一个很大的隐患:一旦对手从前场开始紧逼,持球队伍很容易在本方后30米区域丢球,并最终酿成失球——利兹联的前两粒失球,均是如此。

作为一支纸面实力仍属于“英冠级别”,大量后防球员从“英甲联赛”招募的英超俱乐部(英国《每日电讯报》语),利兹联的比赛风格却是英超争冠级别的。

贝尔萨曾多次表示,不会因为几场失利就轻易改变自己的比赛风格。进攻、进攻、再进攻,这是他投身足球这项运动的激情所在。

诚然足球关乎最终比分,但足球还关乎激发情绪和点燃灵魂。作为一种艺术载体,它还可以关乎诗意、幻想以及记忆。

电影《死亡诗社》中有这样一个经典桥段:由罗宾·威廉姆斯饰演,不拘一格的语文老师基廷,为了让学生获取真正的诗歌品鉴力,鼓励他们将“学院派”写在诗歌鉴赏教材首页的“如何欣赏诗歌”撕掉——这一页的主要功能是用数理的公式来评判诗歌高低好坏。足球同样如此,这项伟大的运动需要有自由表达——哪怕有时它需要承担风险。

而这也是过去12年,进攻足球能逐渐成为主流的重要原因:这个互联网时代已经允许大部分人进行自我表达,足球队同样应该如此。

而穆里尼奥和贝尔萨,都是属于这个时代的足球世界里两名顶尖的表达者。

不得不说,这真是你我的幸运。

作者:朱渊

(责任编辑:李晓天_NS6473)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